遥闻贤名今亲见,感化教诲若春风

  • 发布于 2013-07-28
  • 905

君生我不晓,

识君我已老。

何若相逢早,

苦海少惊涛。

人生最郁闷的事,莫过于相见恨晚。尤其是在有且只有一次的青春路上,有些关键的人或事相逢晚了那么一年两载,本该有所作为的人生也许就庸庸碌碌了。2013全国遥感研究生暑期学校,恰恰就是这么一件让我觉得相见恨晚的事情——如果,三两年前就能聆听到牛峥老师遥感物理的层层推演、鞭辟入里;如果,三两年前就能接触到学术大牛李召良老师在热红外遥感问题上的奇思妙想、势如破竹;如果,三两年前就已听说陈良富老师年轻时艰难曲折的科研之路;如果,三两年前就能聆听周成虎老师关于高效利用破碎时间的教诲;如果,三两年前就能听闻李新老师闻名于世的WATER实验......可是,如果只是如果,如此多的如果也都只是心底各种遗憾的一一略过,这些遗憾也只因走到今天的我,踏过的科研之路充满着荆棘与坎坷。

曾几何时,天真的以为做遥感就是会用ENVI、PCI与ArcGIS软件处理遥感图像就可以了,于是,曾将一本PCI教程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又动手实践学习处理影像,可是,2、3个月后,书中内容忘得一干二净!软件操作也不知从何下手!

曾几何时,初涉森林遥感深感遥感基础知识匮乏的我,在研二之初认认真真将彭望琭老师的遥感概论看了2遍,自认为遥感基础马马虎虎时,师从徐希孺先生的牛峥老师所讲解的,陈良富老师数次提及的一个关键词:遥感物理,又如当头棒喝般将我敲醒!

曾几何时,欢欣于国产卫星数据分辨率不断提升并为其廉价而欣然鼓舞时,谢勇老师幽幽的说:国产卫星的辐射定标,比之国际先进水平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李传荣老师淡淡的说:数据质量才是关键!

曾几何时,以为野外林业样地调查始终难逃打样地每木检尺的苦力活时,肖青老师的一张介绍地极激光雷达的PPT顿时让我感觉如睹至宝!

孔子云:朝闻道,夕死可矣!可矣???不可以!!!短短几天,回首过往科研路上的坎坷崎岖,只听得内心深处一声声唏嘘:那段青涩的研究生岁月,不是我们不够努力,而是一腔热血洒向漫无目之事;不是我们缺乏创新,而是我们得不到一份肯定与支持;不是我们甘愿碌碌,而是得不到迷途时醍醐灌顶的指示......如果有一个良好的平台,如果有一个优秀的团队,如果有一个nice的遥感课题,也许,博士之路还有浮云的SCI对我而言,会是一件很happy的事。如今,短短的12天即将走完,发至内心深处的,只是一声感叹:原来,一切才刚刚开始!

感谢童庆禧院士与赵英时老师,他们虽年逾花甲,仍不辞辛劳,三尺讲坛上一站就是3个多小时,执着着的,只是为后生晚辈传承更多的知识。

感谢陈良富老师关于大气环境参数遥感定量反演的精彩报告,在您抱怨课讲的没激情时,我们已透过PM2.5,悄悄遥感到您报告的核心意思。

感谢周成虎老师分享的关于琐碎时间的管理,曾几何时,被一堆杂事弄的舍本逐末时,若能得以点播,许会出些小成绩。

感谢党亚民老师关于GNSS原理条清缕晰的解释,那些“坐标虐我千百遍,我待坐标如初恋”的疑问与辛酸,已在谈笑间灰飞烟灭。

感谢每一位不畏酷暑甚至不辞千里而来的老师们的精彩报告!

最后,感谢国科大及组织此次暑期遥感班的国科大的各位老师,你们开启的,是一扇扇大气窗口,让我们妥妥的、遥远的感知并记录下了最真实的知识的反射率!这种感觉,如坐春风!